老舍小说《骆驼祥子》具体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一百年前的祥子为了能有辆属于自己的车,没日没夜地干活,只用了三年就买上了自己想要的车。可不料刚拉了半年就碰上兵灾被逃兵掳走了,只牵回三匹骆驼。咬咬牙,自我剥削到极致,生产队的驴子看了都自愧不如,终于在快要攒够钱的时候被侦探敲诈一分不剩。第三次终于买了车,这次不是因为拉车拉得比别人多,而是榜上了一个年纪很大又黑的 “富婆” 虎妞,祥子跟虎妞结婚后,虎妞便给他买了辆车,好景不长,虎妞死于难产,为了给她办后事又把车卖了。

老舍小说《骆驼祥子》具体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小福子被她爹卖了,靠**过活,而之后她又受不了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了。最后祥子从北平一代卷王成了吃喝嫖赌的街溜子,干完一天快活一天,成了旧社会的三和大神加混混的结合体。一百年后的祥子,为了买套属于自己的房,每日每夜地干活,靠掏空 6 个荷包和背上 30 年的贷款买上了属于自己的房。

可不料买了半年,开发商就跑路了,房子的地基都打好了,框架也建起来了,好端端地就成了烂尾楼。咬咬牙,自我剥削到极致,一天打三份工,卷到每天只睡 4 个小时,终于在快攒够钱的时候银行爆雷了,钱也没有了,后来经过一番折腾,终于退了一些钱,这些钱刚好够买三匹骆驼。

第三次终于买了房,这次不是因为他一天能打六份工,而是因为他榜上了一个年纪很大又黑的虎妞,在新房住了三年之后,虎妞跟他分手,这时虎妞的丈夫冒出来说要追回之前赠送的财物,祥子的房子还给了虎妞,此外经过虎妞一番操作祥子还倒欠虎妞 900 多万债务。在这个过程中,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小福子被他爹以高价彩礼卖给了好几个男人,最后因双方冲突惨遭灭门。最后祥子来到了深圳三和,成为了网友口中的大神。

更新:很多人说车房的问题,还有小福子的问题,以及各种不幸的巧合问题,我重点解答一下。

不要拘于表象,一百年前的祥子拼死拼活买辆车的初衷是有了自己的车之后能够做一个体面人,不需要多大的体面,只需要能够正常生活,不朝不保夕就好;对祥子来说一百年前的体面是一辆可以自力更生的黄包车,一百年后的体面是一套不需要跟房东扯东扯西、到处搬家的房,他们都想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一个稍微体面的生活,而这种生活在命运的安排下可望而不可得。

老舍小说《骆驼祥子》具体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老舍小说《骆驼祥子》具体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小福子一百年前渴望亲情却被亲爹卖来卖去,一百年后以彩礼的方式被亲爹卖来卖去。老舍对祥子已经算偏爱了,正常人第一次就摆烂了,我的笔下祥子在承受无妄之灾的同时也给他开了挂,第一次烂尾可是要还三十年的房贷加这些年的房租,他凭自我剥削就还完了这些钱顺带还凑齐了第二套房的首付,这换成普通人已经是三四十年之后的事了。至于说文章负能量,我拿原文贴出来好了。

门外的人进来了,也是个拉车的。看样子已有五十多岁,穿着件短不够短,长不够长,莲蓬篓儿似的棉袄,襟上肘上已都露了棉花。脸似乎有许多日子没洗过,看不出肉色,只有两个耳朵冻得通红,红得象要落下来的果子。惨白的头发在一顶破小帽下杂乱的髭髭着;眉上,短须上,都挂着些冰珠。。。。。。老车夫的头慢慢的往下低,低着低着,全身都出溜下去。。。。。。大家好似都不约而同的心里说:” 这就是咱们的榜样!到头发惨白了的时候,谁也有一个跟头摔死的行市!”
祥子听着,看着,心中感到一种向来没有过的难受。在小马儿身上,他似乎看见了自己的过去;在老者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将来!。。。。。。

那一老一少似乎把他的最大希望给打破 —— 老者的车是自己的呀!自从他头一天拉车,他就决定买上自己的车,现在还是为这个志愿整天的苦奔;有了自己的车,他以为,就有了一切。哼,看看那个老头子!他不肯要虎妞,还不是因为自己有买车的愿望?买上车,省下钱,然后一清二白的娶个老婆;哼,看看小马儿!自己有了儿子,未必不就是那样。这样一想,对虎妞的要胁,似乎不必反抗了;反正自己跳不出圈儿去,什么样的娘们不可以要呢?况且她还许带过几辆车来呢,干吗不享几天现成的福!

一想到那个老者与小马儿,祥子就把一切的希望都要放下,而想乐一天是一天吧,干吗成天际咬着牙跟自己过不去呢?!穷人的命、他似乎看明白了,是枣核儿两头尖:幼小的时候能不饿死,万幸;到老了能不饿死,很难。只有中间的一段,年轻力壮,不怕饥饱劳碌,还能象个人儿似的。在这一段里,该快活快活的时候还不敢去干,地道的傻子;过了这村便没有这店!然后虎妞死去,小福子失踪,祥子在寻找过程中再次遇到老马车夫,此时小马已因无医少药而死:

祥子在街上丧胆游魂的走,遇见了小马儿的祖父。老头子已不拉车,身上的衣裳比以前更薄更破,扛着根柳木棍子,前头挂着个大瓦壶,后面悬着个破元宝筐子,筐子里有些烧饼油鬼和一大块砖头。他还认识祥子。说起话来,祥子才知道小马儿已死了半年多,老人把那辆破车卖掉,天天就弄壶茶和些烧饼果子在车口儿上卖。。。。。。。“你想独自混好?” 老人评断着祥子的话:“谁不是那么想呢?可是谁又混好了呢?当初,我的身子骨儿好,心眼好,一直混到如今了,我落到现在的样儿!身子好?铁打的人也逃不出去咱们这个天罗地网。心眼好?有什么用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并没有这么八宗事!我当年轻的时候,真叫作热心肠儿,拿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作。有用没有?没有!我还救过人命呢,跳河的,上吊的,我都救过,有报应没有?没有!告诉你,我不定哪天就冻死,我算是明白了,干苦活儿的打算独自一个人混好,比登天还难。一个人能有什么蹦儿①?看见过蚂蚱吧?独自一个儿也蹦得怪远的,可是教个小孩子逮住,用线儿拴上,连飞也飞不起来。赶到成了群,打成阵,哼,一阵就把整顷的庄稼吃净,谁也没法儿治它们!你说是不是?我的心眼倒好呢,连个小孙子都守不住。他病了,我没钱给他买好药,眼看着他死在我的怀里!甭说了,什么也甭说了!—— 茶来!谁喝碗热的?”

祥子真明白了:刘四,杨太太,孙侦探 —— 并不能因为他的咒骂就得了恶报;他自己,也不能因为要强就得了好处。自己,专仗着自己,真象老人所说的,就是被小孩子用线拴上的蚂蚱,有翅膀又怎样呢?他根本不想上曹宅去了。一上曹宅,他就得要强,要强有什么用呢?就这么大咧咧的瞎混吧:。。。。。

最后知道了小福子的死讯:一进树林,她就在那儿挂着呢。摘下来,她已断了气,可是舌头并没吐出多少,脸上也不难看,到死的时候她还讨人喜欢呢!这么几个月了,树林里到晚上一点事儿也没有,她不出来唬吓人,多么仁义!……“祥子没等她说完,就晃晃悠悠的走出来。走到一块坟地,四四方方的种着些松树,树当中有十几个坟头。阳光本来很微弱,松林中就更暗淡。他坐在地上,地上有些干草与松花。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树上的几个山喜鹊扯着长声悲叫。这绝不会是小福子的坟,他知道,可是他的泪一串一串的往下落。什么也没有了,连小福子也入了土!他是要强的,小福子是要强的,他只剩下些没有作用的泪,她已作了吊死鬼!一领席,埋在乱死岗子,这就是努力一世的下场头!

祥子:“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候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相关文章